专访马伯庸:《长安十二时辰》改编最难在“速度”

  • 时间:
  • 浏览:23

  自此,唐传奇中“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游侠与西方故事中“行于暗夜,侍奉光明”的刺客形象开始重叠,天宝三年上元节的长安,开始了一场“大唐反恐二十四小时”行动。

  而在用数句勾勒出一场刺激冒险的开篇后,意犹未尽的马伯庸开始用半年时间研读史料、构思故事,把小说《长安十二时辰》打磨完毕。今年六月,剧版《长安十二时辰》正式上线,这场“速度与激情”的反恐倒计时行动,引发观众紧张追剧热潮。

  

  让人意外的是,作为原著作者的马伯庸,并没有提前看剧版《长安十二时辰》,并非片方没有给他看,而是被他婉拒了:“我要提前看了,之后跟大家的反应就不一样了。如果跟大家一起看的话,大家什么样的期待、什么样的担心,我也会有相同的心理体验,能跟观众一起‘同呼吸共命运’。”

  为什么选择“天宝三年”?

  从“南虚北实,东贵西富”的长安一百零八坊到琳琅满目的各国艺术佳品,从贩夫走卒的市井江湖到王公命妇的高堂华楼,《长安十二时辰》是一幅关于唐朝的生活画卷,有着世人对大唐盛世的瑰丽幻想。

  

  惊喜的是,《长安十二时辰》中服、化、道,都极具唐朝气质,饱受网友好评。长安男子或身着圆领袍干练帅气,或头戴青莲玉冠、手持拂尘俊逸出尘;女子或着艳丽齐胸襦裙、高髻簪花贵态十足,或戴幕篱、着胡服英姿飒爽。这些形色各异的男女熙熙攘攘,并肩行于长安城内,尽显大唐包容、多元的社会风气。

  

  马伯庸表示,影视化的《长安十二时辰》让他感到颇为惊艳,他用文字描绘的长安从书中走出来,“我原来想象过盛唐该是什么样子,但我本身个人想象力、审美有限,剧版能把这么绚丽多彩的长安展现出来,应该说是超过我预期的。”剧中歌女许鹤子着霓裳梳高髻,以一首《短歌行》花车斗彩,这一幕歌舞升平的盛世景象,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以说,历史中的长安鲜活起来了。”

  而剧中所呈现的长安万象,也脱胎于原著中严苛的细节描写。马伯庸说,他的创作理念是把时代细节化、具体化,“对于历史故事来说,细节描写是体现时代风貌最重要的一个手法。”比如《长安十二时辰》里的红衣教,原型有唐朝时三夷教之一的祆教(别称拜火教)(基督教的聂斯托利派),“来自世界各地的信仰、文化在这个城市里彼此碰撞,才能演变出长安这个丰富多彩的多元都市。”这些有迹可循的历史背景与细节,勾勒出长安这个伟大城市的不同侧面,既兼顾丰富性又极具时代感。

  

  之所以把故事的时间节点选在天宝三年——安史之乱的十年前,马伯庸讲到历史类故事创作的“不干扰原则”——不改变历史。他查过史料,天宝三年没有特别重大的历史事件,可以说是平凡的一年,方便进行较为纯粹的故事创作。同时,通过惊险的长安“反恐故事”也可以看到,即使是平凡的历史一瞬,其背后也有着普通人对平凡生活的极力守护。

  

  长安一瞬

  马伯庸的历史类故事创作,也有着“气质时代化,意识现代化”的风格:“虽然是古代的故事背景,但他的意识要是现代的。”《长安十二时辰》中拯救长安百姓的张小敬身上,就有一种现代人能读懂的平等精神,当姚汝能问痛恨朝廷的他为什么要解救长安百姓,他说道:“对达官贵人来说,这些人根本微不足道,这些事更是习以为常,但对我来说,这才是鲜活的、没有被怪物所吞噬的长安城。在他们身边,我才会感觉自己活着。”马伯庸解释说,这种强烈的人人平等精神,是现代人能共情的一种精神,符合现代人的口吻。

  IP改编,一次默契的“合谋”

  说到IP改编,《三国机密》《古董局中局》《长安十二时辰》等作品相继被影视化的热门作家马伯庸很有发言权。

  谈到这个话题,马伯庸笑着说,“我当时跟曹盾导演说过了,尽管放手去改。”他认为,影视和文本和视觉表现是两种不同的体系,那么这种体系的转换之间一定会有变化,把作品交到专业编剧手上“很放心”。

  依托于影视行业工业化发展,目前影视作品生产呈现细分化和分工化的趋势,每一环节由专人打理,马伯庸认为这是一个好的现象,自己只需要专心于故事内容生产即可。

  

  谈到《长安十二时辰》的IP改编,他认为改编最难处其实在于整部剧的“速度”,“当把所有故事都浓缩在长安这一地点的24小时之内,对剧情的节奏要求是有些压力的”。从目前播出效果来看,剧版的速度他还是很满意的,故事紧凑剧情连贯。电视剧版的篇幅虽然有48集,但由于需要在同一空间下的同一时刻展开群像戏,由主线故事串联起长安同一时辰内的方方面面,剧情“紧而有序”非常重要。

  

  对于网友调侃后续会不会烂尾的问题——“长安十二时辰变长安十二年?”,马伯庸笑着说自己也没办法剧透,只能一边追剧一边观望。目前来看,他觉得“《长安十二时辰》的剧情还是有戏剧张力的,且速度、节奏上把握的很好,不像以前很多古装剧慢吞吞的”。

  而马伯庸,这么形容他追剧的心情:“追完12集的我,每天每周好像有一件事等着我去做一样,心情也很紧张”。

  编辑:张丽欢 侯雯慧

  【版权声明】标注“原创”的文章系《广电时评》独家稿件,《广电时评》编辑部保留所有版权;未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马伯庸

  长安

  时辰

  剧版

  故事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