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亿商誉压顶 众应互联“买买买”惹监管问询

  • 时间:
  • 浏览:10

  21亿商誉压顶 “买买买”惹监管问询

  郑瑜、何莎莎

  比特币作为近年一种资产愈加火爆,各路资本纷纷入局。

  日前,中小板上市公司众应互联(002464.SZ)收到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关于公司2018年年报的问询函,问询函中要求众应互联说明关于重大诉讼、收入及成本与偿债能力、资产减值等情况。其中提及众应互联全资子公司北京新彩量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彩量科技”)代采购云计算服务器业务,并要求众应互联说明彩量科技代采购业务与彩量科技业务的相关性、代采购的必要性。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众应互联的代采购业务已经引起中小板管理部三次问询。在2018年7月、2018年半年报问询函中,众应互联就被要求核查并说明彩量科技开展代采购业务的合理性。

  而最新一次问询函中提及重大诉讼中的原告,是代采购业务中的云计算服务器销售方浙江亿邦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亿邦”)与云南亿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亿邦”)。

  针对诉讼涉及矛盾点,记者分别向亿邦国际控股公司(浙江亿邦、云南亿邦母公司)、众应互联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应。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众应互联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商誉期末净值为21.3亿元,期末净资产为14.73亿元,商誉净值占公司期末净资产的144.56%,报告期未计提减值准备。

  那么,为何一个代采购业务能够数度引起监管注意?众应互联这些年的业务开展情况如何?

  “重金”投入涉币业务拖累业绩

  公开资料显示,众应互联正在大力研发数字货币交易所、矿池、矿场等与虚拟数字资产高度相关业务。

  今年年初,众应互联发布未经审计业绩修正公告称,2018年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53.18%~32.37%,盈利预计9000万元~13000万元。最终年报披露,2018年归母净利润为1亿元,同比下降约48%。

  众应互联彼时表示,业绩修正的主要原因在于,彩量科技为更好提供区块链运营服务,对云计算服务器大规模集群管理进行研发,第四季度研发费用增加较多。此外,根据公司会计政策的规定,应收款项款项减值计提金额较预期增加较多。

  而云计算服务器是进行比特币等虚拟数字资产挖掘的一种必备硬件。

  记者查阅众应互联2018年年报发现,报告期内公司研发费用约为2360万元,同比增加61.38%,主要为彩量科技研发费用增加所致,而众英互联在解释业绩修正的主因也提及彩量科技研发费用增多的因素。而研发投入中众应互联披露了DPS广告管理系统二期、数字货币交易所与矿池管理系统一共三大项目。

  依照众应互联解释,关于(海外)数字货币交易所,其研发目的为专注于主流数字货币如BTC、ETH的币币交易、OTC交易平台,截至2018年10月底已经完成所有主要功能的研发。拟达到服务于优质的数字货币买家,提高营收等目的。关于矿池管理系统,主要是为海外的矿场管理提供技术支撑,提高矿场运行效率等,截至2018年底,项目完成外包研发的验收,矿场大部分矿机已经接入。矿池运营管理系统作为矿池运营的主要核心系统,能够提高矿机运行效率,减少人工成本,大幅提高经济效益。

  追逐风口强势“买买买”

  事实上,近年来国内有关部门对比特币等虚拟数字资产及其相关业务持续关注。

  早在2017年央行就宣布开始调查国内三大比特币交易平台,此后央行等七部委发布通知叫停了ICO(首次代币发行融资)。2018年4月,中国银保监会称所有ICO平台和比特币交易所已经安全退出中国市场。

  今年年初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就《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公开征求意见公告,虚拟货币“挖矿活动”,即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生产过程赫然出现在淘汰类之中。

  而引起中小板管理部注意的是,在2018年3月彩量科技分别于浙江亿邦、云南亿邦签订《产品销售合同》后,截至2018年9月11日,彩量科技分别向上述两家公司总计支付买卖合同价款4亿元。但是众应互联2018年开始存在债务逾期,根据年报显示,众应互联向北京易迪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迪基金”)的4.5亿元借款未按时还款,其中2.5亿元于2018年5月28日到期,2亿元于2018年6月4日到期。4.5亿元借款抵押物合计彩量科技100%股权收益权与子公司霍尔果斯摩伽40%股权收益权。

  有分析师表示,未完成股权收益权回购事项通常说明公司回购期的现金流无法支持回购所需资金。

  众应互联为何要追逐区块链风口,通过在国内代采购矿机、绕道海外拓展超算云服务(矿机服务)市场?

  2018年众应互联在回复彼时的问询函中曾表示,比特币价格在2017年下半年暴涨,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其通过云计算服务器进行比特币挖掘业务成为最热门的投资。投资比特币矿机业务可以6个月左右收回所有本金,是全球资本投资的热点。

  记者注意到,本次负责代采购业务的彩量科技则是2017年众应互联作价4.75亿元现金、溢价近13倍收购其100%股权而来。

  但实际上,这也不是众应互联第一次重金追逐风口。

  Wind显示,众应互联原名金利科技,原本主营为传统制造业,生产表面应用材料。

  2015年,众应互联出售高溢价收购的宇瀚光电科技(苏州)有限公司后,又作价21.84亿元现金,35倍溢价收购香港摩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MMOGA”)100%股权,一举转型成为互联网电商平台企业。但随后MMOGA连续三年均未能实现业绩承诺。

  2016年众应互联计划以近23倍的溢价收购微屏软件93%的股权未获证监会批准,2018年拟作价7.4亿元、溢价10倍收购天图广告100%股权“告吹”。

  随着金融科技风口的来临,2018年年底众应互联公告拟收购金融科技互联网服务平台企业深圳瀚德企业信用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瀚德信用”),收购评估增值率高达608.62%。不过有众应互联董事对于资产置换收购瀚德信用交易投出了反对票,主要原因为交易对价缺乏公允,标的公司亏损,以及标的公司部分业务(有)触碰法律红线之嫌,该表决结果引起监管问询。

  记者就董事具体针对哪些业务认为有触碰法律红线嫌疑发函采访,但截至发稿尚未取得回应。

  业务伙伴“反目”、代购业务“白忙活”

  不过,在众应互联选手收购瀚德信用半年未见最新进展后,这家一路高溢价并购资产的公司,在债务逾期被起诉的同时,昔日业务伙伴浙江亿邦也将彩量科技告上了法庭。

  2018年众应互联子公司彩量科技展开云计算服务器代采购业务,截至当年8月8日,彩量科技预付浙江亿邦1亿元,代采购业务总量为10万台套。

  根据众应互联介绍,上述代采购业务的最终客户为VAST DAY INDUSTRY TRADECOMPANY PTE.LIMITED(以下简称“VAST公司”),代理人在2017年末以及2018年初在中国与浙江亿邦进行接触并达成采购意向,同时希望浙江亿邦能推荐一家公司提供该云计算服务器的出口、托管运营以及机房建设等一揽子服务,鉴于与彩量科技良好的业务伙伴关系及彩量科技背靠的上市公司背景,亿邦股份推荐彩量科技为该云计算服务器项目的总承包方。

  本该是良好合作关系,为何又会闹上法庭?

  今年4月底,众应互联公告收到应诉通知书,根据诉讼基本情况介绍,浙江亿邦、云南亿邦向彩量科技共销售云计算服务器10万台,涉及总价款5.04亿元,浙江亿邦、云南亿邦表示按照合同约定向彩量科技交付全部云计算服务及,但截至起诉之日,彩量科技尚欠二者合计1.04亿元,经过多次催告,彩量科技仍拖欠支付。

  而彩量科技则认为浙江亿邦与云南亿邦未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发货义务,在没有得到任何形式的交货指示的情况下发货给无关第三方,故不具备向彩量科技追偿的前提。鉴于彩量科技总共支付了4亿元人民币的货款,但只收到了价值3.276亿元的云计算服务器,彩量科技实际上多支付了人民币7240万元的货款,浙江亿邦与云南亿邦还应返还彩量科技7240万元,对此彩量科技拟对浙江亿邦、云南亿邦提起反诉。

  针对上诉纠纷,记者曾多次致电亿邦国际控股公司高管,被告知需要找公司律师沟通,当询问律师联系方式后,电话被挂断。此外,记者致电浙江亿邦表明身份后,电话也被挂断,随后拨打数次电话均处于占线。

  引起记者关注的是,在公布应诉通知书同日,众应互联公告接彩量科技通知,由彩量科技100%控股的Mobcoleor Technologies USA LLC(以下简称“美国彩量”)于2018年8月18日分别于VAST公司及3G Venture LLC(以下简称“3G”)签订的《云计算服务合同》终止。

  关于《云计算服务合同》未履行主要原因,众应互联公告称,按照相关合同代理采购了6.5万台哈希超算服务器(云计算服务器)(9TH/s算力),并完成了机房的建设项目管理、服务器上架以及安装和调试工作,但由于比特币价格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出现较大幅度的下跌,VAST公司购买的(9TH/s算力:功耗比120W/T)无法按照原计划开机运行,因比特币价格下降,收益低于产出,电费运营成本大于经营收入,无法实现盈利。而当2019年比特币价格回暖,其购买的超算服务器面临过时问题,无法实现盈利,所以VAST公司一直至今没有开机运行。

  关于合同终止对公司影响,众应互联强调,相关《云计算技术服务合同》在2018年度未产生经济效益,亦未对彩量科技造成损失。合同终止不会对公司2019年及未来业务经营及发展战略产生影响。

  在回答股吧投资者数字货币价格与彩量科技收益相关问题时,众应互联亦表示,彩量科技在美国主要提供包括物流、上架、运营等与矿场相关服务;租赁场地等设施,负责客户运算服务器的运维、维护及提供运行软件、网络硬件设施等事宜,收取固定的费用,所以数字货币市场的涨跌与彩量科技的服务收益没有直接的联系,不存在数字货币大跌,彩量科技就血本无归的情况。

  某熟悉矿物行业人士告诉记者,他对上述“合同终止不会对公司2019年及未来业务经营及发展战略产生影响”这一说法表示认同。

  “币价如果下跌,矿场相关生意势必受到影响,如果跌过挖矿成本价,矿工就会选择关机,矿机关机后不能带来任何收益,价值将大打折扣。如果出现受币价低迷影响而导致矿机不开机,客户就不需要采购矿机与运维,矿机迭代速度极快,而任何客户都不能接受价值上亿元的矿机因闲置导致大幅贬值。”许英龙坦言,“币价越低,彩量科技拓展客户会越难,币价上涨,才能对矿机代采购、矿场相关业务产生积极影响。彩量科技矿场相关服务业务必然是与币价强相关的。”